我知道一顆顆小番茄沒辦法彌補我對大家的心疼
但還是謝謝大家來參與這次的演出
希望我們之間有人真正被取悅 那我會比較好受

這個演出結束以後 我悶頭想了很久 也跟來看戲的朋友、來演戲的朋友在msn上聊過
強烈的不適感圍繞在我們之中

我希望這是場意外 也希望能藉此警惕

在演出前 我去看了一個德國電影「惡魔教室」(the wave)
講述一個發生在美國的校園故事

一個高中老師 以開放自由的教學著稱 所以在自由教學週時 同學們為了「好過,分數甜」而紛紛選修他所指導的「獨裁課」但壓根不認為 獨裁會重新出現在她們之間

於是乎 老師開始進行一場實驗 以行動劇的方式 主導一場人性實驗 她們開始穿制服 用特殊的手勢敬禮 老師以為他控制的很好 他還沒有玩到互相監督 還沒有玩到領袖主義 他以為他的實驗僅只於課堂之內 為期僅僅五天 但他錯估了情勢 錯估了學生的反應與背景 所以到了第四天(星期四)鎮上早就被團體所影響

到星期天 當他想要收回這一切時 只有一個小教室的小團體 已經發展原有的四倍 他們把老師當成精神領袖 她們迫害所有反對者 當夢醒的當下 醒不過來的一名學生 當場自殺

到演出結束的星期天 我也發現在我們之間 發生的是一場失控的人性實驗 而且 我們沒有人被取悅

劇場是獨裁的 但在演出前 所有的一切 應該都被納入控制之中 這是我的劇場論

對不起

(以上發言 只能代表我自己 joshan煢珊)

全站熱搜

kyle12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